直升機由富豪老鄉免費提供。
  飛機上還有醫生、護士隨行。
  老人下飛機後再經救護車轉運到華西醫院。
  因醫院沒有停機坪,轉車又耗1小時 省衛計委:正規劃空中救援體系
  9月25日下午2點30,一架貝爾407直升機降落在洛帶機場,一位年近8旬的老太太被抬了下來。這是一位高齡危重病人,因為突發腦梗塞,並伴隨冠心病、肺部感染,從資陽市安岳縣人民醫院轉院至成都。隨後,有媒體指出,這架用於急救的直升機是安岳縣一位神秘富豪所有,富豪此舉是為了讓病危老鄉得到及時治療。
  9月26日,華西都市報記者瞭解到,因為及時平穩將老人從安岳送到成都,老人得到及時搶救,病情好轉。安岳縣人民醫院醫生介紹,如果採用120救護車,也可以安全轉院該類病人。
  老人病危 家屬聯繫直升機轉院
  9月26日,安岳縣人民醫院醫生黃中文在電話中告訴華西都市報記者,9月23日,這位老太太入院,因為大面積腦梗塞,9月25日上午昏迷,病情加重,“已經達到轉往上級醫院的要求。”
  黃中文說,醫院建議用120救護車轉送至成都,但家屬強烈要求用直升機,“病人家庭經濟情況很好,飛機畢竟沒有救護車那樣顛簸,而且更加快捷。”
  黃中文說,病人家屬隨後自己聯繫了直升機,“飛機只能在成都洛帶降落,家屬又聯繫成都120救護車來接,但因種種原因,最後還是我們派出救護車到洛帶等候。”
  3小時車程 直升機用了40分鐘
  應家屬要求,25日上午11時許,安岳縣人民醫院派出救護車,前往洛帶等候。下午1時45分,直升機抵達安岳,下午1時50分,直升機起飛。
  下午2點30,直升機抵達洛帶機場。“飛機從安岳起飛前2小時,我們派出的救護車,到達成都比飛機僅僅晚了20分鐘。”主治醫生黃中文說,安岳派出的救護車趕到後,才把老人從飛機上接下送往成都醫院。從救護車所用時間來看,3個小時的車程,直升機只用了40分鐘。
  “病人在飛機上生命體徵很平穩,我們只是做了吸氧等輔助治療。”隨診醫生說,病人在飛機上也沒有出現異常。
  無償救援 飛行80分鐘費用超5萬
  26日,華西都市報記者聯繫上老太太的丈夫戴先生,他說,老太太病情已經好轉,飛機是自己的小兒子叫來的。老人的二兒子在電話中告訴記者,直升機是從朋友那兒借來的。但家屬不願過多提及此次急救,並未透露飛機機主信息。
  9月26日,陳機長說,9月25日12點30分接到飛行通知,他下午1點起飛,40分鐘後,抵達安岳縣,下午2點30降落成都洛帶機場,飛行時間全程共計80分鐘。該型號直升機1個多小時飛行的成本價在5萬元左右。但此次救援駝峰通航及機主分文未取,是無償救援。
  陳機長說,一般的飛行任務,需要提前一周左右向有關部門報批,而這次的緊急救援,是當天報批就立即得到了批覆。據陳機長回憶,飛行途中,醫護人員抱著病人輸液,病人情況一直比較穩定。據悉,載病人的是一架七人座的商務機,緊急救援時,座位可卸載,並專門設有放置擔架的區域,“之前還沒有緊急救援過。”
  幕後故事
  富豪老鄉重鄉情 擁有全球限量名車
  私人直升機轉院病人事件發生後,直升機機主備受關註,引發了網友猜測和討論。9月26日,一位知情人向華西都市報記者透露,直升機機主為內江市資中縣一名富豪,病人的兒子與機主是好朋友,是不是親屬關係尚不清楚。
  該知情人稱,該富豪姓劉,老家位於安岳與資中接壤的一個鎮上,早年在鎮上販賣布匹,後到深圳開了公司。這位富豪在自家別墅旁邊專門修建了停機庫,“前一段時間,還把直升機開回來了,一直在天上轉。”
  知情人說,該富豪50歲左右,為人處世十分低調,“他不做慈善,但他很重鄉情,別墅前面修的茶館,鄉親可以常年免費去玩耍。”
  根據知情人提供的信息,華西都市報記者網絡檢索到,該富豪公司總部設在深圳,是一家多元化發展的集團公司,主要經營交通運輸、實業投資。
  多年來,其公司立足深港兩地,涉足交通運輸、房地產、酒店、實業投資、煤礦、美容、化妝品、影視娛樂、文化傳媒、小額貸款、村鎮銀行等多個領域行業,擁有全球限量定製的勞斯萊斯“幻影”、加長版的凱迪拉克、長100英尺的“川商一號”大型游艇、私人飛機等。
  質疑
  醫院缺少停機坪 轉車又花1小時
  “目前最大的問題是,四川境內大型醫院很少有直升機停機坪,導致空中緊急救援無法鋪開。”駝峰通航總經理車先生說。因醫院沒有配套的停機坪,“空中120”沒法達到好的應急效果,“像安岳這次的緊急救援,時間就很惱火。”
  他給記者算了一筆時間賬,“從洛帶機場轉車,以最快的時間到達華西醫院,也要花上1個多小時,飛機運送才花40分鐘,這樣就很容易延誤病情,緊急救援的真實效果值得懷疑。”
  直升機、地面救護車、建立有轉運急救綠色通道的醫院等在內,如果建有“無縫式”救援鏈,就能很好地縮短搶救轉運時間。車先生說,醫院停機坪很關鍵,“假如出現重大公共事件,大批傷員需要緊急轉移,沒有停機坪,空中救援就很難實現。”
  “目前最迫切的希望,是相關部門能夠協同配合,解決‘停機坪’等重要配套設施建設,讓空中救援應急救援機制實現真正意義上的啟動。”車先生說。
  “在四川,空中救援還沒有完全打開局面,相對比較落後。”車先生說,像京津冀地區的緊急救援已經形成規範性的運轉機制,值得借鑒。
  觀點
  四川省急救中心主任胡衛建:
  三甲醫院應將停機坪納入規劃
  四川省急救中心主任、四川省國家緊急醫學救援隊隊長胡衛建認為,未來,我省肯定會建立空中救援體系,而這個體系的運行,需要各方面的配合,以及各方面資源的整合。“比如,醫院是不是該修個停機坪?我們配備的人員是不是該接受相關專業培訓?”他建議,未來三甲醫院規劃時就該把建停機坪納入規劃。
  當然,未來,即使空中救援體系發展成熟了,這也不會成為醫療救援的主流,它只會成為醫療救援體系中的一股補充力量。
  胡衛建說,空中救援無論是政府層面還是民營層面,都要建立起一個評估體系,只有通過評估了才能啟用這種醫療救援方式。
  什麼樣的標準才能啟用空中救援?
  胡衛建說,要滿足“交通非常不暢通,地面交通無法實現轉運,病情非常危重,情況非常緊急”等條件,才可能通得過評估。同時,他認為,有了空中救援,一定要把各方的力量整合好,實現無縫對接,以免出現通過飛機拼搶出來的救援時間被非無縫對接給浪費掉。
  回應
  省衛計委:正規劃空中救援體系
  據媒體報道,空中救援在省外一些地方已經納入規劃。
  我省山地多,地質災害頻發,以往展開空中救援,更多是在公共事件時,調用部隊的直升機。安岳這次救援,是我省民用直升機第一次展開空中醫療救援。
  軍用、民用的空中救援力量如何整合?未來我省空中救援體系將是怎麼樣的情況?昨日,記者從省衛計委獲悉,目前,我省正在對我省的空中救援體系進行規劃。
  延伸閱讀
  成都軍區總醫院新樓設有起落坪
  成都軍區總醫院從1996年起,就多次嘗試組織小型陸空救援行動。
  “我們的空中救援,主要通過成都軍區陸航旅轉運的方式進行。”成都軍區總醫院院長沈毅說,醫院曾通過空中救援成功搶救過許多危重傷病員。
  院方總結,直升機救援具有快速、安全等特點。尤其針對手腿骨折、腰椎受傷的病人,直升機能更好地避免轉運途中加重病情。
  長期實踐經驗中,醫院深感直升機作業範圍廣、速度快、效率高的同時,也發現一些傷重病員因直升機申請渠道不暢、行政審批覆雜而得不到及時治療的情況。
  目前,成都軍區總醫院正在新建的綜合住院大樓樓頂設立有直升機起落坪。“直升機起落坪是‘常備而非常用’。”沈毅說,建一個起落坪並不難,只要有坪就可以飛。明年年底,醫院大樓建成投入使用後,直升機便可送傷病員直接在大樓頂降落。
  我省空中救援已有19年曆史
  “空中救援,在我省並不新鮮。”胡衛建接受華西都市報記者採訪時透露,我省早在1995年就第一次運用了空中救援力量。當時,松潘縣發生一起大型車禍,受傷者較多,傷勢嚴重,而當地道路崎嶇,轉運車禍傷員非常不方便。為了拯救重症傷員的生命,當時調用了部隊的直升機,開了我省空中救援的先河。通過空中救援,可以把外面的醫療力量運進去,把裡面的傷員轉運到具有醫治條件的地區。
  目前,省內的一些大型醫院都在裝備方面為空中救援做準備工作。
  在胡衛建看來,我省的道路比較發達,目前,地面交通基本能滿足日常狀態下的病員轉運的需求。但由於我省山多,幅員遼闊,建立國家和民營兩大類並存的空中救援體系還是很有必要。他說,目前,我省的空中救援主要針對突發公共事件,此次的空中救援開了我省民用航空開展空中救援的一個頭。
  華西都市報記者田雪皎席秦嶺見習記者李姍姍(圖片由駝峰公司提供)  (原標題:8旬老鄉病危 富豪派直升機送到成都)
創作者介紹

marco

fx18fxjfy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