付小為
  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…
  本報評論員
  “兩會”的很多話題是對近期熱點話題的延伸。最近討論得很熱的一個話題,是公務員要不要漲工資,自然,它也成為了不少代表委員的議題。
  過去的幾天里,已經有多名代表委員就公務員,特別是基層公務員工資多年未漲表達了自己的看法。其中,提出應大幅提高基層公務員工資的委員何香久,更因為媒體在傳播過程中漏掉“基層”二字,引來網友的一片“撻伐”。
  何香久的觀點算不上新穎,贊同的人也不少。對比“兩會”前的相關報道,它們甚至沒有太多信息增量。也就是說,這好像就是同一個問題,看看代表委員怎麼說。是不是這麼簡單呢?我看不是。
  如果只是將某個話題挪進“兩會”,公務員工資固然不是新話題,但放在“兩會”的背景去看,我們其實並不能僅以公務員工資這一面去看。放開視野,這個話題可以有更多的維度。
  例如,政協社法委主任孟學龍指出,不贊成大幅度提高公務員的工資,要依法進行調整,老百姓才能接受。它作為一個鮮有的“反對”之聲存在,卻切中了背後的一個核心問題——公平。
  本質上,漲工資是一個制度問題。對於認為工資過低的基層公務員來說,它是制度合不合理的問題;對於認為公務員隱性福利過多的民眾來說,它是制度公不公平的問題。很多時候,各方總是站在制度的某一面談這個問題,指責對方那一面的弊端。我以為,放在“兩會”來談這個問題,就是要話題越談越窄的偏狹。
  進一步來看,只是談公務員工資,這個話題大可不必進入“兩會”。因為它只關乎一個群體,並且對於大眾來說,還是個有點“特殊”的群體。越走越窄地談,會讓人覺得它是一個群體在為自己說話,即使初衷未必如此,但是談收入,談制度公平,談怎麼讓大家都從公平和發展中受益,可以聊的範圍就很廣了。事實上,公務員工資能夠激起社會上如此強烈而持續的反響,很大程度上正因於此。
  “兩會”有沒有相關議題呢?有的。比如多個代表委員有關個稅起徵點的提案,財政部部長樓繼偉在接受採訪時即表示,簡單地提高起徵點的做法並不公平,不能體現每個家庭的差異。這個問題,既關係到收入,也關係到了公平。另外,作為一個“反例”,中國中鐵副總工王夢恕就高鐵票價的回應,所謂票價“高”是因為工資低,所以要求把工資提起來,不能照顧落後的,雖然直白有爭議,卻也在直指收入問題。同時,也可以從這些回應信息里看到,作為與民眾幸福高度相關的問題,收入問題是一個系統而全面的問題,需要統籌部署,全面推進和改善。我們在“兩會”中討論這個問題,首先就要打通議題與議題間的經脈,找到他們共通且最值得關註的部分,如是,方能促進議題落地。  (原標題:別把話題越談越窄)
創作者介紹

marco

fx18fxjfyh 發表在 痞客邦 PIXNET 留言(0) 人氣()